孙锡良:谁是奴才?谁是“鲁迅”?

孙锡良:谁是奴才?谁是“鲁迅”?
谁是奴才?谁是 鲁迅 ? 自新冠病毒疫情分散以来,整个世界一直弥漫着两场战役,一场是人类同病毒的战役,一场是有关病毒的舆情战役。后一场战役,首要焦点又是以美国为首的反华实力对我国的无理进犯。 昨天晚上,看了一篇 10万+ 文章,该文的作者着重 我身在美国 。为什么要这么着重?由于他想显现自己的客观性和真实性。在这篇文章里,凡国内人士对方方的否定理由都被他悉数否定了,凡国内力挺方方的 正确性 全都被他认可了。换句话讲,他以为方方是完美的。 对立方方的人,他没有用 极左 这个表达,而是换成一个更刺耳的词 狗奴才。 今日,我不计划再评方方的著作,剩饭炒多了,就没了滋味。 已然美国华人提到了奴才,那我也说说奴才。谁是奴才,谁不是奴才,可不是美国人一言可定。有些人,嘴上没奴,心中奴了,骨子里奴了,仅仅你自己不敢供认罢了。 身在美国 的单个我国人为何把反方方的人都认定为奴才呢?由于在他看来,反方方,就等于站在政府一边,政府是石头,反政府的人是鸡蛋,只需敢当鸡蛋的人才是英豪。只需你不敢反政府,你就是奴才了。身在美国的我国人是否都认可他的奴才规范呢?不,我知道身在美国的朋友就很爱国,他也不支撑方方。 已然身在美国的华人提了奴才规范,那我就先以美国为例吧! 美国是两党制国家,公民态度很分解,支撑哪个党,票仓基本是固定的,输赢取决于盘面的振幅,而非全面一边倒。这说明什么呢?有些人,不管你执政党干得多好,他一定是要对立的,而另一些人,不管执政党干得多差劲,他也一直站在政府一边。是不是能够这样以为,美国一直有挨近或超越一半的人处于奴才状况?若以是否反政府为奴才规范,应该就是这么个定论了。 从前,清华有一位很有名的艺术C教授,国内反骨是出了名的,很受粉丝的追捧。后来,他因 看不惯国内 而转投美国,期望到那里能开释自己的自在,期望也能过一下反政府的瘾。但是,他那被国内吹上天的著作,到了美国不灵验,除了华人,美国白人不鸟他。至于批政府,他压根就没批过,由于他不敢。美国欠好混,他又挑选回国当 英豪 。列位看官,这位C君,到底是英豪仍是奴才?我却是说一句:国内的 嘴巴英豪 一出口洋国,便成了奴才? 就在前不久,有一件不要脸的工作全球人都知道,美籍华人杨泽安,为了向白人宣示奴忠,竟说出 我以自己是亚裔人为耻 的慷慨激昂。这可不是个人卖身啊!这是把整个亚裔人全卖给白人做奴才啊! 我不知道有多少华人象杨或人相同,不知道自称 身在美国 的那位作者是否也归于杨泽安一类?说得刺耳一点,做了同胞的奴才,终归仍是同胞间的事,你黄种人甘心去做碧眼儿的奴才,只怕是更可耻了。 但是,你想做白人的奴才,是否就能得到认可与尊重呢?当然不会。特朗普很快就打耳光了,他一棍子把华人全船打翻,连前些年最忠心的美奴骆家辉都被激怒了。在白人面前,当奴才也不是那么好当的,别以为洋奴才就是升级版啊! 提到 反 字,也是有文章可做,我国的公知,有时让人感觉就是一群怪物,逢中必反,逢美必迎。在全世界各国人看来,这恐怕都是一种特别现象。咱们发现没有?虽然我国开展很快,但我国人在全世界却常常不被尊重,乃至偶然让日韩人士不得不高呼 我不是我国人! 。为什么?除了外人的要素,恐怕更多是自己的原因。我国的公知精英们,心里瞧不起自己的同胞,以美化自己的祖国为能事,一朝一夕,你的民族形象和国家形象也便卑微卑鄙了。 我常常也会想,逢中必反,证明我国总是错的,逢美国必迎,证明美国全都正确。世上哪有这样的事嘛!假如我国总是错,那今日的前进局势是怎样得来的?假如美国政府全都正确,就这么一场抗疫,哪里会感染几十万人、逝世几万人? 敢跟政府唱对台戏的人果然都是英豪?我看也未必。就说那位方方吧!她的日记受欢迎,说是由于她写了我国的人世疾苦,写出了自己敢跟政府较真的勇气。有人告知方方,让她学学索尔仁尼琴,再怎样反骨,也不要让自己的著作令祖国被迫。她的回应是:做不到。她为什么做不到?由于她只想在我国做英豪,在洋人面前,她依然是个奴才。 有位熟人,仅仅校友,算不上好朋友,做资源生意的,由于不在体系内,所以爱骂官员,而且颇有些理论,中西方名著都能学以致用,一到酒桌上,就爱讲讪笑官家的段子。刚开端,我以为他即便不算英豪,倒也是条汉子。有一次,我同学自外地来长,因手上有点实权,该生意人要做东请吃喝,我应邀奉陪。一餐饭,让这位生意人的品格碎了一地,汉语大辞典里能用的软骨词都被他用尽了,就只差下跪。我不喝酒,全场看戏。 有人以为,生意人,没办法,为了生计嘛,有时得冤枉一下自己,并不代表诚心。不,不是这样,或许他对官不诚心,但他对钱是诚心的。这是什么类型的奴才?是实用型奴才,是本钱奴才,是见钱眼开的奴才,它跟官奴、洋奴并无实质上的品格差异,不在一处怒放,便在另一处怒放。 还有一类人,嘴上反得狠,真要是见着了某个大官,几天都睡欠好觉,逢人都要显摆他跟谁谁谁握手吃饭了,把合影扩大挂在墙上,只怕是想给后代留点显赫的遗产。 嘴巴英豪骨子奴 的人多得是, 退休英豪在职奴 的人也多得是,一本疫情日记,岂可盖棺事定! 再说一件真事,某X姓副部级官员(现已退休),学者型的,从前很爱在媒体发些 独立文章 ,给人的感觉是正派,有良知。但是,某R姓本钱家在微博里暴露了他。有一次,R某及圈内人于宾馆设宴等X某。等他来干什么?光吃饭吗?不是。等他来向咱们 报告 重要会议精力,后边还有 指示 。这位X某,等级现已很高了,但他依然逃不脱本钱的操控,且极端听话,当了本钱奴才。 假如嫌X某不够大,无妨看看更大的人物,国家领导人总该大吧!西方国家,至少有一半国家的领导人都唯美国总统亦步亦趋,一见到美国总统,就像个小G似的,美国一挥大棒,吓得抖上一阵子,喂上几颗糖,又笑得合不拢嘴。这是不是国家级奴才?按 不反即为奴 的规范,恐怕下这个定论也是能够的。 以上写了那么多奴才比方,有什么用呢?无非是想告知咱们,仅用反不反官为规范判别是奴非奴是荒诞的,这其间必定包括某种估计和意图。一场有关《日记》的舆情战为何从国内打到国外?国内公知,世界公知,华人,洋人,变着法的美化我国政府和美化我国人民,无非就是想让我国变得思想紊乱嘛!最终目标自然是让社会紊乱。社会一紊乱,这群笔杆子又吃香了,社会一紊乱,中底层人必受苦受难,人世一有磨难,公知们就有重新做 救世主,人类导师 的时机。所谓乱世出英豪,不是没有价值的,这个价值就是无数人的献身和悲惨剧。 打着 身在美国 的牌子,定一个奴才规范,是不是真的能成为规范呢? 当然不或许。不要说你仅仅身在美国,你就是做了美国总统,你的话也不会成为我国人的价值规范。是奴才,非奴才,咱们有必要有一个对错的坐标,哪一边代表正确,哪一边代表过错,有必要先有标定,凡属正确的工作,即便对政府表达了支撑,也不是奴性,此刻的对立者,不光不是英豪,反而是坏人。遵守 奴才,对立 英豪。有些人的反骨是为选票,有些人的反骨是为钞票,有些人的反骨是为门票,真正为底层人饭票的反骨者并不多。 这里边,咱们还有必要讨论 正确 的界定。有时,它就仅仅指单件事的对错,有时,它又指整个全局的对错,有时,它或许要把全体对错与部分对错分隔考量。就我国抗击新冠病毒这场战役而言,它是一次有对有错的大会战,全体看,它是成功的,是正确的。就战役中的阶段性战术看,由于科学认知上的误区,由于执政才能缺乏的原因,初期犯了不少过错,然后又更正了过错。 那么,咱们在点评我国的表现时,尤其是在面临国外敌对实力张狂抹黑的时分,我国人的正确挑选就应当站在政府一边,绝不应该为外人运送炮弹,哪怕是送一枚哑炮也不可。有人以为,方方的《日记》销不了几本,影响没那么大。错,投名状只需一张纸就够了,不必是几百万张,负面的影响不是量,而是性质。 令人欣慰的是,在这场世界性的舆情战役中,我国的普通群众算是一次大觉悟,多数人理解了对错对错。十分惋惜的是,知识分子,尤其是文人公知,又一次被群众脱掉了底裤,他们的认知才能、价值判别和国家态度输给了年代。普通人越清醒,精英、权贵和文痞子等洋奴就越惧怕,越是愚蠢的社会,塔顶上的人就越吃香。 现在,文痞们开端抱团取暖,有个叫张坑坑的作家发话了,她说方方是 今世鲁迅 。 网络年代,我国出了许多 今世鲁迅 ,一有挖苦味和批判味作家呈现,便有了 今世鲁迅 的帽子,让人惭愧的是,单个网友也曾给我戴过这帽子,当然是被我拒了。 我不止一次地讲过,鲁迅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没有 鲁迅第二 ,也没有 今世鲁迅 。不论是张坑坑,仍是其他人,凡把敢批判政府、敢讲真话视为 今世鲁迅 的人都是没有读懂鲁迅。鲁迅的精力,鲁迅著作的魂灵,决不是敢批判政府和敢讲真话那么简略,鲁迅对我国人道的描写,既是前史的,又是现代的,仍是将来的。鲁迅的批判,也决不是以怼政府为英豪。许多被称为 今世鲁迅 的人,都不过是鲁迅笔下鲜活人物中的一个罢了,比方那个方方,她就是鲁迅笔下女人中的一个经典再现。 因《日记》挑起的这场舆情大战,由国内现已扩展到国外,暂未看到立停的或许。我本屡次想退出,然树欲静而风不止,一种声响倒下,另一种声响就要占据整个阵地,而且常常是 10万+ 的重量级炮弹,屈服,有出路吗? 假如有人把对立方方的人都视为奴才,那我就坚定地做一次奴才。 那主子是谁?是我的国家。 附言: 有朋友告知我,说义乌专门开会选外国人做议政代表。我的观点是:对立。14亿人,多少人有议政权?我国人在国外谋生意,何时当过外国的议政代表?来我国,依我国的法令方针就事也就是了,有主张,能够提,但用不着专设议政代表,请神容易送神难。 新的《定见》出台,农地灵活了,混改加快了。评:魂灵里要有抱负主义,实际中,现已不能抱负化了,部分同志不要误导大众,要把主张与实情分隔。市场化和本钱化是铁定方向,疫情改动不了什么,无大变局。 写于2020年4月16日周四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